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不谈情只说性】(兄妹之卷)(01 上)【作者:Neroia】
【不谈情只说性】(兄妹之卷)(01 上)【作者:Neroia】
字数:116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兄妹之卷——第一章——上卷?初探

  星期五的晚上,快九点多了,终於下班回家了。公司的加班是有薪加班,家中的是无偿加班,而真正的苦活现在才刚开始。为了满足上司好大喜功的一个决定,为了他那个所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个方案,我们全组组员都得把随后的两天假期牺牲,花在相关的资料搜集和整理,再尽快草议一份计划书出来……呜哇!真美好的职场人生呢!

  回到了家,这才发现家中无人,不知道这么晚了爸妈还会跑哪去了,而且竟然没跟我交代一声呢。

  换下了西装,到洗手间匆匆梳洗一下,才发现妹妹的校服随便丢在浴缸旁边。
  她这个人真是的,已经是十七岁的女生了,好歹也得在女性的私隐上多注意一下吧。换出来的衣服总该好好的处理才是,上衣裙子也算了,但内衣物总该……呃?浅粉色的棉质内裤上竟然有一点形迹可疑的水渍,而且刚好在那个惹人遐思的敏感位置上。

  我这个乖巧可爱妹妹的内裤上,竟……竟然有那么一片湿湿的水渍!

  碰巧吧!说不定是我刚才梳洗的时候,水花四溅而弄到的吧!对对对,绝对是刚巧而已……但那个不大不小的形状,不偏不倚的位置,不是太过着迹了吗!没可能的!那一定是水花而已,一定是我刚才不小心泼到了而已!绝对不是妹妹分泌出来的体液来的……

  呜哇!越想越失控了!

  越想否定,邪恶的意志越是壮大,越是怂恿我去亲身确认……不知哪来的勇气,我竟然用手碰了一下那个水渍,冰冰凉凉的,大概已经放了很久。

  「呼——」我的天啊!我真的太糟糕了!我这个毫不知耻的大变态在干什么了?竟然下流无耻得拿着亲妹的内裤来嗅……呜哇!那个骚劲强烈得很,那一股独特气味的确是体液蕴酿而成的少女骚香来的!但要说更糟糕的事情,还是随之而来的生理反应!因为就这么一拿一看一嗅,男人的天性迅速运作,汹涌心血一股劲儿的被集中起来进行填充工作。

  冷静!冷静!冷——静!亲妹来的!

  勒马按捺住了身体的本能运作后,再一把又一把的冷水洗脸,总算把无名欲火扑灭了!

  嘘——好了好了好了!

  匆匆跑回房间里,我不敢再想太多,一坐下来,已手忙脚乱的把今天会议谈下来的草案文件拿出来整理。毕竟冷水还是其次,真正能把欲火完全消灭的是身心疲倦,而最能够令人疲倦的莫过於一大把急切而没完没了的工作……虽然,我认为跟女友大战三百回合更能够令我筋疲力竭,但说到底我已经单身一年有多了,致令这段时间的性生活就像我的工作一样,还不是得靠自己的一双手了。

  「咯咯——」才刚一头栽进工作里,房门却给敲响了……应该是妹妹吧,爸妈都不在家里。

  「进来。」

  妹妹把房门推开了一道缝,探头进来怯生生的问道「阿哥,你刚回来吗?」
  「对,什么事?」

  「你还要工作吗?」她瞥了我台面的文件一眼,更显怯懦的说「那算了。」
  「不,你有什么事吗?电脑又有问题了?」这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跟她的标准对答内容。每隔一段时日,妹妹的电脑或其他电子产品便会自然坏掉,然后她会请我帮忙修理。但坏掉的不外乎是一些外行人不懂,内行人见笑的简单技术操作而已,就像鼠标不动、喇叭静音、下载了却找不到文件诸如此类的。

  妹妹的粉嫩脸蛋涮的泛起红霞,忙点着头说「对喔,那个电脑的画面都动不了,但……但今次一定不是滑鼠没接好的问题,我确认过了,而且你教我按的那个Tab键也没有用。」

  「那有试过ctrl加alt和del键吗?」

  「……什么?」妹妹先是想一想,然后才点头如捣蒜的道「有喔有喔!工作管理员是吗?」

  「都不行?」

  「不行!」

  「听起来很糟糕呢。」我故作附和的说。

  我这个妹妹名叫小妤,今年才十七岁,跟我的年龄足有七年之遥。说到底这个年纪差距,应该是爸妈在某个乌灯黑火之夜,因为百无聊赖才搞出来的事情吧。
  小妤因为还是青春少艾,身段娇小,皮肤细嫩,白里透红,吹弹可破。留一头乌黑及肩短发,平时总爱紮起一个小马尾,水汪汪的眼睛跟婴儿胖的脸很合。至於她的身材,我不敢确定的说,看是有看过的,但都是以前我照顾她生活起居的时候的事了。现在她还在发育阶段,多吃一点发胖,少吃一点缩减……但发育中的女生谁说得准呢。

  要简单形容她的样子,嗯……就是妹妹或者邻家女孩的样子,平易近人而讨人喜爱。

  把手上的文件都放在台上后,我才动起身来。妹妹立刻把门推开来,忙着连声道谢,一边拉着我的手把我拉进她的房间里去。

  她穿的跟平常一样,简朴平淡的生活服装,浅蓝色风衣和有点宽松的棉质短裤,给妹妹这样子拉着,跟在她的后边看,能够从其短裤上隐约看见浮现的内裤边沿,还可以嗅到她的微微体香了,就是那种混和了沐浴露和洗发露的气味后,清香淡雅。

  气味最能勾起人的潜藏记忆的了,所以才嗅了一下,脑海已突然回想起她内裤上的那一股诱人骚气。然后不知怎的,心血竟然再度汹涌如潮的集中起来,令那个藏在单薄短裤里头的东西蠢蠢欲动的——我的阳具勃起了后约有十七公分多,老实说,它的大小不算特别的大,粗幼适中,但跟同辈朋友相比已足够让我骄傲不已,傲视同侪。而且,他跟我纵横情场转战至少数好几个女人,前度女友、炮友甚至是援交妓女等等尝过的都一定爱上它的。

  但现在,要是它莫名奇妙的怒放起来,的确是一件很令人尴尬难堪的事。
  据我所知,妹妹现正跟一个同校男生拍拖热恋中——但以我记忆所及她的拍拖次数很少,印象中第一次好像是在她小学的,仔细不记得了,反正是没头没尾的早恋而已,而第二次应该是这一次了。

  当然矣,我不会知道我妹是否已有经验,她不会主动告诉我,所以我宁愿相信她仍是未经人事的。但不管妹妹是否处女,她仍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……所以,如果在她面前给她察觉到这个撑了起来的裤裆,而且还是她哥哥的裤裆,我看从此以后一定被她视作一个变态。

  冷静!不可一不可再!

  虽然已经单身一年多了,但我还是不可以对妹妹有任何非份之想的。

  跑进她的房间后,话不多说,她已经抢着滑鼠键盘,一边按一边说「就是这样,按什么都没有回应。刚才我还在下载一套电影的,不知道要不要重新下载了。」她的电脑放在床边的小木台上,坐下去是床,躺下去也是床,多舒服写意的环境。
  我冷眼一看她的电脑又看一看她,竟然刚好可以从她那宽松的衣领瞥见她衣服的里头——没有胸罩也没有乳房,有的只是一件棉质贴身内衣,包裹得紧紧贴贴的,那大概是老妈给她在十多岁时买的内衣吧。虽然眼睛吃不了什么甜头,但这偷窥妹妹的行迳的确使我的心血澎湃不已。身在此情此景下,我唯有立刻坐下去同时把视线转移到电脑上,努力把持下去,抑压邪念不让它再蔓延滋生——今晚到底怎么了,脑海里尽是色迷迷的淫秽思想的?

  「看来真的坏了。」我拿过滑鼠乱按数下,电脑没有反应,也就是死机了。但可见里头开了十多个网页、播放歌曲的平台和几个不知名的程式。屏幕画面完全不动,只有电脑的讯号灯不断闪动。我侧目看一看她,打个眼色说这一次电脑是真的坏了,现在有事情可忙了。

  「真的坏了?」妹妹把问题说一遍。

  「至少目前看来是了。」我点一点头,一边把电脑重新启动一边说「不过重新启动后应该都会没问题的,大不了电脑会跑一次排错程式而已。」

  「喔,明白。」妹妹听得不甚明白,然后茫茫然的说「那我刚才正在安装的东西也要重头来过吗?」

  我又是一个侧目,说道「十多个网页,还有听歌,下载和安装程式?同时运行这么多的工作,这台电脑怎能够承受得了。」

  「那……我哪知道喔。」妹妹一脸无辜的说。

  「嘟——」电脑正在重新启动,如我所料它跑了一次排错的扫描程式。这时候我没事可做,妹妹却拿出手提电话来玩。她大概在跟朋友传讯息吧,手指轻快的跃然其上,半晌,她发出了轻快的吃吃笑声。肚皮动了,胸口也随之动了。
  「在看什么?」说着的同时,我刻意的挨近去,她的满身体香立即袭进鼻腔之内。

  「没什么,只是跟朋友聊起今天玩的自拍照罢了。」

  「自拍照?让我看看。」以我所知,女生们玩的自拍照都玩得很凶,平时不敢做的都会在自拍照做出来。

  「不行。」妹妹毫不犹疑斩钉截铁的答道。

  事实上,我对她们的自拍照没甚兴趣,但现在聊胜於无,我便故作兴致勃勃的挨近去,故作偷看她的手机一边说「……让我看吧,你的同学我没见过几个,要是合眼缘的也给我介绍一下吧。」说话间,我那毛茸茸的大腿竟然跟妹妹的大腿碰在一起,那种滑不溜手的质感真是爽得要命。

  妹妹稍稍的侧过了身,挪开手机说道「说什么了?我的朋友你都见过了,不就是那几个罢了。」

  「都不记得样子了,现在让我看看喔。」贼心贼胆都壮大了,我再进一步挨近去,小心奕奕的让妹妹的大腿架在我的大腿上交叠起来。另一手则撑在她的背后,让下巴几乎放到她的香肩上去。要是以前或者平时,我跟妹妹这种身体接触从不会让我产生任何邪念,但自刚才偷偷嗅了她的内裤,记住了那个骚香后,我发现那个淫念正在一点点的滋生漫延起来。

  妹妹仍想拒绝,但经我连番哀求之后,她终於妥协让我看她跟朋友的自拍照。
  「就是这样罢了,今天无聊起来在洗手间拍的。」

  那些自拍照都是在她学校的洗手间内拍的,就她跟她的两三个同学,摆出各种奇怪表情姿势,拍了一堆有的没的照片。她的朋友的样子我都认得,有介绍认识过,只是现在大概都喊不出名字了。但看妹妹跟朋友的自拍照是一回事,现在挨着她这个芳香嫩滑的身体又是另一回事。虽然大腿交叠,身体有了接触,但为免事情败露难看,我还是把那个蠢蠢欲动的裤裆跟妹妹的身体保持安全距离。
  「还好吧,不是很有趣吗。」说谎的,我根本没心思细看。

  妹妹弓着腰把手机放到大腿上让我一起看,一边吃吃笑的解说当时的情形,为啥要摆那个姿势,为啥要这样自拍等等。

  我几乎没一个字听进去——她微弯向前的身体,正好让宽松的风衣中门大开。还因为姿势而致,里头的棉质内衣竟撑开了一点缝隙,两边圆润的小乳房顶端从上而下的构筑起一道深缝,引领我的兽欲淫念驰骋奔放,跑进那一个无底深坑之中。

  更甚的是因为内衣过於贴身,竟然也让我隐约瞥见浮凸其上的两颗小乳头,诱人採摘。

  当下,偷窥快感和乱伦禁忌竟然交错相织,产生了异常的化学作用,那种难以言喻的异常兴奋感觉令我心跳突然加速,越忍耐越是难耐。我知道我的阳具已经充血勃起了,正在惊绽怒放,还在裤裆里撑起了一个令人羞耻的小帐篷。
  为了掩饰丑态,好让小妤能够放心相处下去,我还是有知觉的以手遮掩它的存在。

  「啊——」妹妹轻快的一声,手指忙着拨动电话屏幕。

  「什么?」从一开始便专注於妹妹的身体上,我根本没在意电话里的自拍照片。

  「没没没。」妹妹喃喃的说,加快速度拨动电话屏幕,让照片一张一张的转下去。

  她的动作再快,也快不过我的锐利眼光。我拉着她的手不让她动,定睛的看着电话屏幕。那仍然是她们几个同学的自拍照,不同的是那些奇怪表情和姿势换成了几近色情香艳的动作。这一张照片是妹妹的其中一个同学在镜头前摆出性感撩人的姿势,左手勾起校服恤衫,右手拉开衣领露出大半胸罩,右脚踏在水桶上,露出大腿直到内裤的边沿。

  「哇噢。」我把妹妹的电话拿着来看……呵!竟然让我看到这些照片,赚到了。

  妹妹抢不过电话,只能穷紧张的抱怨道「哥,不要看喔!要是给她们知道我让你看这些照片,她们一定恨死我了!」

  「行了行了……哇,这一张更有看头喔!」嘴巴附和了,但仍然继续看。下一张照片,这次是她的两个同学一同摆出性感姿势,上衣的数颗钮扣解开了,里头的雪白肌肤和浅蓝色胸罩清晰可见。另一个同学的裙子拉了上来,打底安全裤也给退了一点。二人面对面的搂抱,互相探手对方下身假装互相爱抚的动作。
  哇!现在的年青女生真是放得开,玩得很凶,要是能跟她们来一场友谊赛也不错呢。

  「别看……别看喔!不要再看了!」

  但对比现在我跟妹妹的情况来说,这些照片都是意外收获而已。她的手要抢不抢的,似是放任让我继续看她们的自拍照。但因为她的身体不知不觉挨到了我的身上,所以她的胸部也在我的身上轻轻磨蹭,软软的触感让我感到酥酥麻麻的舒服得很。

  然后,下一张照片……

  「哇啊啊!不要看不要看!这一张不准看喔!」妹妹真的如泣似诉的抓狂起来,反应比刚才强烈多了。

  为何不准看?因为这张自拍照的主角就是她本人。

  妹妹被她的同学从后抱着,校服的几颗钮扣被解开了,同学两手承托妹妹的胸部,令到她的小乳房被垫得高高的像是要从胸罩里跳出来般。虽然被垫了一下而有错觉,但从乳房的大小来看,妹妹应该是有B罩杯了。照片里妹妹的表情既惊又喜,脸颊绯红不敢直视镜头。

  说上来,这算是我第一次看见妹妹日渐成熟的半裸身体,亦想不到她已经如此亭亭玉立。不刻意看,还会错过那种步入青春少艾的生涩阶段而散发出来的魅力。

  这一刻我故意细心打量照片,故意发出惊讶叫声,故意要让妹妹难看就是了。
  「哇噢!哇——」

  下一张照片的内容更刺激,她的同学把妹妹的半边校服拉下来,胸罩完全暴露出来了。另一手则摸进妹妹的下边,隔着裙子按压着她的下体——这就是小妤不想让我看见自拍照的原因吧。

  现在她的反抗更激烈了,已经顾不上仪容,整个人扑过来把我推倒,压在我的身上要把手机抢回去。但她还是抢不过手机,而且好像不知道自己的胸部正贴在我的身体上磨蹭,软呼呼的肚子压在我的胯下——虽然照片已经是最后一张了,但我还是不把手机还她,目的就是让她在我的身上多作停留,挣扎磨蹭,至少让我享受一下抚摸的慰藉。

  真该死的爽快感觉!害我想立刻向她施以禄山之爪呢!

  终於把手机抢回去后,她立即把它藏好了,然后指着电脑气呼呼的说「不玩了,修电脑!」

  舒服是舒服了一下,但这一刻我的确不知道要怎么办。不进取一点只能自个儿解决,但进取一点的话便是乱伦了。排错扫描程式老早就完成了,到此,电脑也没有什么好修理的。为了多延续一点感觉,多作逗留,但见她刚才正在安装什么软件,我便放胆说出来提议道「……你刚才是要安装什么的吗?我来替你安装吧,至少让我看看它是不是死机的原因。」

  现在一想到乱伦的问题,我得面对一个很重大的抉择,后果可以变得很严重——因此,虽然现在我还是色心未消,但有贼心却没有贼胆了。

  「就在里头。」妹妹白我一眼,气呼呼的指了一指电脑。

  把光碟拿出来打量了一下,完全不是我认识的任何一种软件,但没所谓,尽管给它安装吧。

  「你跟同学都玩这些的吗?很大胆喔。」老实说我不好奇,我只是想试探一下而已。

  「有时候玩一玩吧,几个人闷了什么都会想试一下。」妹妹好像仍有一点气愤。

  「喔……」我又再一次挨近,刻意的问道「所以你跟你的男友也会这样玩了?」
  「嗯,都会。」爽快的答了后,妹妹意识到问题的目的,转而尴尬的说「什么了,这……这跟你无关。」

  「尴尬什么的?大个女了,那回事你跟你的男友早晚都会做的。你大哥我也是个男人,绝对明白你男友怎么想的。」

  面对我这番说话,妹妹没说一话,两眼呆呆的瞪着电脑看。

  「你跟男友怎么玩,说出来听听喔。」这一次我的动作有点含糊,一方面很想跟小妤的身体距离有多接近便多接近,另一方面却在乱伦的禁忌下挣扎。毛茸茸的大腿碰上她的嫩滑大腿,左手绕到她的背后,若有若无的触碰她的背项,另一手则在我们俩的大腿之间轻轻的来回试探……我想小妤已经意识到我的举止意图,她呆了一下,对此似乎不大抗拒。

  「阿哥你很色喔,亲妹妹也不放过。」小妤假装生气,两手拉住了我的手,调皮的说「我跟小傑的有什么好说,倒不如阿哥说说以前跟你那些女友怎么玩吧,让我也来学习一下吧。」她的男友名叫俊傑,就是学校里跟她同级但不同班的男同学。话虽如此,但从旁敲侧击打听得来的消息所知,这个俊傑虽然成绩优异,但竟然曾经留级,而且过去还多次停学转学甚至被赶出学校……嗯!这些传闻的确很令人担忧呢!

  现在她不说也没所谓了,因为她要我说我跟女友怎么做爱这回事,正好中了我的下怀——

  「喔?我跟女友的玩法有很多的,就像这样摸摸的……」说着,我的几根手指头便从妹妹的大腿上游走到大腿内侧,轻轻的触碰抚摸,每来回一次便深入一点。小妤大概没想到我真的说到做到吧,令她整个身体轻轻颤跳了一下。

  她的脸容蓦地僵了,半晌她才吃笑说道「很痒喔。」

  「……还有这样的摸摸。」虽然比较上来,我的性经验很丰富了,但如此抚摸正值花样年华的亲妹大腿内侧还是头一遭,这令我的心跳暴升。

  眼见妹妹没有反抗,我也转为整只手掌轻重有致的抚摸她了。与此同时,我的另一手亦发动攻势,从妹妹的背后往上游去。游走过妹妹腰间的时候,她的身体又是不自然的颤跳了一下。

  这一下,妹妹的反应很细腻,身体弓了起来,大腿若即若离的想要逃离我的魔掌,但又像是不舍我的温柔爱抚。她的眉心轻皱,半合上的眼里是放空了的无神目光,好像正在全心全意的感受我给她的爱抚般,然后还蓦地给我送来秋波——她才跟我对望了这一眼后,好像突然醒觉起来,令她尴尬的头耷拉着,嘴巴半张,两手不知所措的不知往哪里放。

  真该死!心脏快要蹦出来似的狂跳,如此迹近乱伦的禁忌场面,我一辈子也没有想像过呢!

  但在极度强烈的色心色胆簇拥下,我还是放手一试……很想知道自己的底线何在呢!

  我的手放在妹妹的腰间,力度轻柔的抚摸她的腰间,不时触碰她小乳房的侧边。这刻,我才开始把专注力放在她的胸部上,试探她的底线,一点一点触摸她的乳房下沿。另一手亦不闲着,继续抚弄她的大腿内侧给她蕴酿情绪——调情前戏在性行为中太重要了,尤其以小妤这种经验尚浅的女生为甚!轻重拿捏要准,程度多少要足,时机不合深浅不对,游戏终止,随时一整个事情都会前功尽废。
  「你男友有没有这样子摸你?」说着,我逐点逐点的让手往上游移。

  她像是沉醉於被温柔爱抚的情绪中,头低下来,说不了话只管呢喃道「嗯嗯。」
  这一刻她不反抗,我便把行动升级了——现在我的手已经完全放到她的乳房上轻抚着,那触感真的柔软饱满而弹性十足。以我的手掌量度,妹妹应该是有B罩杯了。因为不是胸罩,而是一件外衣和棉质内衣,触感薄而柔软,感觉就像毫无阻隔的触摸在她的小乳房上,还能清楚感受到那个饱受刺激而凸起来的乳头,很小的硬硬的一颗。

  「只是摸喔?他有没有搓揉你的胸部?」听起来很笨,但这是做爱调情时的好戏码,尤其像现在我跟妹妹的情况。

  闻言后,小妤方才像从梦中醒来,茫茫然的问道「……有分别吗?」这下子的视线交接令她更形失措,也许她张开了眼才发现刚才把自己爱抚得舒服的男人,竟然就是亲哥哥吧。所以瞬间之后,好像鸵鸟心态般的,她又再度紧闭眼睛。
  「当然有了。」我贴在她的耳旁细细说道。然后两手并上,把抚摸和搓揉的分别示范给她看。尽管隔着外衣和内衣,但还是阻不了妹妹乳房的柔软触感传到手上。轻轻的使上一点力度,把凸起来的乳头夹在指隙间搓揉起来。

  这一下,她身体的反应来得更好,一阵又一阵的轻微颤跳告诉我,小妤正在享受被爱抚的过程。

  她那微微弓起来的腰部也表示她的感官很集中,正准备好接受下一步的爱抚动作。根据以往经验,这时候女生的身体大多都已经开始作出准备了,要是扒开内裤,以指轻探便能发现爱液如潮……尽管如此,但我现在不能一下子跳到这个步骤,基於种种因素来说,要妹妹这个有可能仍是处女的女生接受这些进阶爱抚动作,过程上是需要不愠不火的。

  ……真该死!我到底在想什么步骤了?她是我亲妹妹来的!

  「是不是有分别?」我屏息静气的反问妹妹。

  她合上眼想要点头又不断摇头,呼吸沉重,嘴巴半张的,整个人几乎软软的躺在我的身上。

  我以手指挟着她的乳头,轻轻的扭捏了一下。

  「呜——」他妈的搞定了!妹妹终於忍不住失声而出……太刺激了吧!要不是她是我的亲妹,要不是我仅存的理智,我老早已把这个可爱的妹妹扑倒了!我继续不缓不急的调度两手,又摸又捏,又搓又揉,时而把玩她敏感的乳头,时而滑进她的大腿内侧,然后偷偷潜进她的衣服里头,滑进她的内衣里直接抚弄她的胸部——没了紧身内衣的阻隔,妹妹那酥软的小乳房在手中的感觉更活泼了,柔软嫩滑而充满弹性。

  「呜,呜嗯——嗄,嗯……」妹妹已经控制不了低声沉吟。

  这一刻,我肯定妹妹已经动了情!我敢打赌她的下边已经开始潮水泛滥了,虽然仍有点挣扎,但乱伦那种该死的堕落快感已把理性逐渐压倒。我退出一只手来,一边抚摸她那颤跳不已的小腰腹,一边顺游而下,在她的短裤上轻轻按压她的阴部周围。

  「不——呜——嗯啊,阿哥,呜——这边不可以,呜嗯,嗯——」现在她只能躺在我的身上喘息,整个人气若游丝使不了力,只能支在我的手背上按着。
  「感受不是很好吗,开始湿了呢?俊傑是不是这样弄你的?」我故意提起俊傑的名字,其实只是想让妹妹错觉以为我是她的小男友。

  「对,呜——不,呜——没,没有喔——他——呜,俊傑他,嗯嗯——」嘴里含糊不清的似有还无的。

  突然间,妹妹整个人都绷紧起来,大腿和两手同时把我的手挟制得牢牢的。
  糟了!

  她要反抗起来吗?怎么办?

  「不玩了,老是把人家男友的名字挂在嘴边,害人家都以为是跟小傑在……什么什么了。」不知道小妤这说话是抱怨还是别的,她一边把我的手推开,一边气急败坏的说「阿哥你真的很色很下流喔!手已经很坏了,但嘴巴更坏喔,老是说些有的没的要人家胡思乱想的。」

  这下我真的搞不懂了,她是生气了还是什么?

  「玩够了!不玩了!专心一点修电脑喔!不准再玩了!」妹妹硬把我推回去电脑前方,硬生生的一盘冷水泼在我燃烧得正旺的性欲上。

  「……好好好,不玩了不玩了。」以妹妹的反应来说,我知道她不是在欲拒还迎的。虽然仍是有点依恋妹妹那敏感而幼嫩的身体,但对她来硬的绝对不是办法,搞不好只会把事情闹大而已。

  安装程式已经跑完了,那是某些电子产品之类的相应程式吧。这些我不在乎,我现在心里着急的是,妹妹断然拒绝了这个迹近乱伦的关系,那我总得把自己胀得疼痛的棒子处理一下吧……不知道如果要求她用别的处理行不行?

  「……阿哥,你都跟女友这样子玩的吗?」半晌之后,妹妹冷不防的说着,声音微弱得几乎听不见的。

  怎么再次说起这些的?说到底她还是给我挑起了情欲吧。要是换我以前的女友,我这个时候说不要,她们也不依,老早扶着我的东西自己动起来了。但既然她说我嘴巴坏,我便大模斯样的坏给她看「当然了,她们的反应有些更厉害,下边老早就湿了。」

  「下流!贱格!阿哥你真的很变态喔!你应该快点找个女友……不,我看你应该削发出家才是!」以妹妹那个乖巧内歛的性格,大概听到自己被比较了那个湿的程度,所以才慌张得恼羞成怒。

  「呵,难道你跟你的那个小男友俊傑没有这样玩吗?他不是都把你搞得湿了吗?」嘴巴坏就是这样子,她说我老是提着她男友,我更要字正腔圆的说出来让她难看。

  这一刻,妹妹愣住了目定口呆的,嘴巴张了却说不出话。半晌,她才恼羞成怒的说「你很过份很过份!人家都给你佔便宜了,嘴巴还要这么坏……大色狼!大变态!」她对我又打又推的,整张脸颊红得透彻,大概给我说中了而尴尬到了极点吧。

  「大变态?」

  「对!大变态!而且是史上最差劲的大色狼大变态!」

  说罢,她故作狠狠的给我直瞪着眼,输人不输阵的耍狠起来。她这个样子可爱极了,这是她小时候跟我吵闹后最爱摆出来的姿态,而我通常都不作回应,乾脆朝她的致命弱点攻过去——我双手并上朝着她的两边腰侧攻去,一按一压的,妹妹冷不防我的攻势,未及反应已经迅即如疯似狂的扭动挣扎,想抵抗却又逃不开去,想从容面对却又无法承受搔痒这种折人磨人的攻势而狂呼大喊。

  「不!停呀!不要,不玩这个!不玩这个!停呀,哇啊啊啊啊——不玩这个!」妹妹一边喊,整个人一边往床上倒下去希望迅速脱离我的魔爪。从来面对搔痒这攻势,妹妹要不胡乱扭打的肢体抵抗,要不就只能依靠疾声呼叫以求老爸老妈介入调停。

  「说!谁是变态?」说起搔别人的痒,我的技巧好得没话说,腰、颈、腋、掌四大要害,力度拿捏,位置分佈等等,已经可以给我钻研出一部武术经典来了。
  「你呀!大变态——哇啊啊啊啊啊!停呀!」嘴巴耍狠,身体却拼了命的反抗挣扎。

  当然了,面对我的变态攻势,妹妹左右摆动逃不了,上下游动也没处可躲。而我当然趁虚而入,就在她的激烈挣扎之间,逐点逐点的把她的外衣卷起来,缠在她的乳房和腋下之间。而且大概因为兴奋起来了,就算里头的小内衣包得住了乳房,却掩饰不了她那两颗小小的乳头浮凸而出。

  「说我变态,那我变态给你看!」这……大概是我这个晚上里最诚实的一句说话吧!

  说罢,趁着妹妹疯狂而杂乱无章的肢体抵抗之间,我把她的外衣一下子拉上去,缠卷在她的两手手腕上捆了起来……不说还好,现在我这个姿势还真他妈的很变态,就像要把亲妹硬生生的硬上强奸似的。把她的手都按压住了,两腿也给我一屁股的坐着,现在便要向她的腋下发出妹妹最害怕的攻势——

  「哇啊啊!不!不行!啊啊,这里不行!不!哇啊啊啊啊——不呀!不行,啊啊啊——变态!虐待啊啊啊啊啊!妈!救命啊!」妹妹自小至大就受不了搔痒了,当中痒处尤以腋下和脚掌的反应最为强烈。好几次要不是我宽大仁慈的收手,她大概也得在狂呼大笑之中气绝身亡吧。

  「说!谁是变态?」不用说了,就是我本人吧——手在搔妹妹的痒,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妹妹那激烈起伏的胸口和两颗浮凸的乳头,更要命的是半蹲着在她身上的姿势,使她每一次鱼跃龙门般的挣扎都能碰撞到我胯下那鼓胀的大阳具。
  现在稍作停顿之际,妹妹才能挣来一下喘息机会。她口鼻并用的猛烈喘息,仍在耍狠瞪我,玩意丝毫未减的说道「呼——嗄嗄,嗄——阿哥是变态!嗄——嗄嗄,又色又下流的大变态!嗄嗄——」

  「说我又色又下流?看招!」

  现在妹妹的姿势就像俎上肉般,放於脸上的与其说是耍狠的样子,还不如说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怨妇神色。微涨的乳房撑了起来,随呼吸而起伏不停,下身被我的胯下压得紧贴紧贴的。虽然妹妹屡说不行不行的,但却不断流露出欲拒还迎的态度,享受我们俩的身体接触多於抗拒。

  我再度向她的腋下发动攻势,只是这一次不用手了,而是用我的嘴巴去亲。嘴巴跟手的感受截然不同,因为嘴巴多了一件武器,舌头。这一下又吻又舔的,能够嚐到妹妹那个早因嬉戏而有点汗湿的腋窝。那种味道,混和了妹妹的体香,有点鹹鹹的酥酥的味道……对了,就像她内裤上的气味一样。

  「呜哇!呜——嗯啊——嗯——阿哥,嗯——」妹妹大概想不到我的这下动作,身体一下子绷紧起来,嘴巴紧闭的沉声呻吟,整个身体更是蛇行般在我胯下扭动起来。

  趁着妹妹反应不来,我把手也游移到她的腰侧,轻轻掀起她的内衣潜进里头,搓揉那个又嫩又滑的奶子。

  「不,嗯嗯——呜啊——不,不玩这个了,哥——哥,说了不玩这个,嗯——嗯啊——」这番刺激下,妹妹的动作顿变得生涩硬板的,扭动了腰胸部自然的挺了上来,沉下了身却又辗转反侧,嘴巴喃喃呻吟,眼睛似合非合的半张。
  酥酥的腋窝品嚐完了,我便转战她那在半空晃动起伏的奶子了。我把妹妹的内衣完全掀起来,没了阻隔,两个软滑细嫩的小奶子就在我手中套弄着,这边用手搓弄乳头,另一边我用嘴巴吸吮起来。

  「嗯,嗯——呜——呜嗯——」妹妹受不了两个奶子的连番刺激不断呢喃颤叫,扭动的身体似要避开,却又不能自已的挺了上来,就像是她亲自把小奶子送到我的口中来般。现在我的脑海已经麻痺起来,无法多作思考了,乱伦这回事真他妈的有种堕落快感!回想一下,下班回家之前,我哪可能想像得到现在的我竟会在吃亲妹妹的奶子!

  她的两手虽然空了出来,但现在已无力反抗我的淫秽恶行。那放在我肩上要推不推的手,没一下子已被我引导到我的胯下,隔着短裤触摸我的阳具。不知道妹妹有否意识到手中摸着的是什么东西,她只是有气无力的细细摸索,虽然手势生涩了一点,但已足够抚慰我那肿胀而久的阳具了。

  「嗯啊,嗯——呜——呜嗯嗯——啊,啊——」听着妹妹这般呻吟,我真想一亲妹妹的芳泽,把那张浪声不断的粉唇佔据起来。

  时机差不多了,我看也是时候发动下一轮攻势了。轻重有致,不愠不火的吻上妹妹粉嫩的颈项,再吸吮她柔软的耳珠,然后再准备攻上妹妹的粉嫩脸蛋,然后一手游到她的小腹——不像刚才般的,这一次我的动作来得更加适度合宜,隔着短裤抚摸她的下体,时而在她的阴户上加压,时而在周边撩拨打圈。

  现在已不是乱伦不乱伦的问题了,反正我已在跨越这一道鸿沟……

  对喔,我今晚一定要吃了这个可爱的妹妹!

  为了取代脱裤子这种随时换来妹妹反感的动作,我的手只能从裤管边沿绕进去,隔着内裤把中指指头挤进她的私处上,压一下揉一下。其余两只手指也不闲着,就在阴部的两侧撩弄两边的嫩肉,顺道把内裤边沿逐点逐点的卷到一边去——果然如我所想,妹妹的下体果然已经泛滥如潮,而今,阴部受到连番刺激,令她的呼吸从短促变得又深又重,迷迷糊糊的只能无意识地呻吟。

  然后我把内裤拉扯到一边去,准备以指尖轻探小妤那爱液如潮般泛滥的小穴里去……只差一点点而已!

  「哇啊!不!不行!不行!」妹妹突然的挣扎起来,整个人似是从恶梦中醒来,又推又打的把我推撞到一边去。她赶忙整理好衣服和坐姿,卷着身体抱着膝,不断摇头怯生生的说道「不行不行不行,呜……那,那里是给俊傑的。」说着,头耷拉得看不见脸容,不知有哭没哭的乾喘着气。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1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